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七十三章恩人

作者:赤霉素处理字数:2439更新时间:2023-01-25 09:53:52
  下人匆忙进来时,濯丽泽正在处理事务。
  元修文失心疯之后,隐为宗许多事情就由她接手了,她做这些向来利索,也借由隐为宗的手为春时宗谋了不少好处。在这边办的久了,连春时宗那边都减少直接露面了,都是间接地暗助自己宗门。
  也是因此,自己虽然在那边做的多,却是渐渐没了地位,现在事情败露,直接就被春时宗的掌门好一番声讨,现在也只能待在隐为宗。
  明明掌门于她来说不过是个小儿,只是自己这些年稍微疏忽了宗内的管理……还有嵇欣笑这个恣意妄为的炸弹,居然正好在关键时刻爆炸了,害得她差点连隐为宗都回不了。
  不过,媱君的事情,当时还真是没想过会牵扯出这么多的麻烦。
  濯丽泽自嘲地笑了,面上更是冷漠。
  自己活了这么多年,固守着陈旧的规矩保持所谓的纯洁,最终还是自掘坟墓。如果当时找媱君的时候,自己和那些下人敢进青楼楚馆看一眼,又怎么会到今天这个地步。
  很快这个想法又被她抛之脑后,那么多年形成的观念,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过来的,她宁愿继续固执己见,也不想说后悔。
  “水棠姑姑,元大人回来了……”
  “是么?我这就去。”
  那人却没有退出去,站在门口支支吾吾:“元大人还带了个人回来……”
  与濯丽泽想的不同,元修文带回来的人长得并不像霍英慧,他似乎自己也很清醒的样子。
  她安心了一些:“元大人,这是……”
  感受到他带来那人身上的魔气,她便放下了心。既然都是堕魔的修士,那除了隐为宗也没有其他去处了。
  不过此人确实看着奇怪,不知是否是被层层魔气包裹的原因,他的样子看不太真切。这人一头长发慵懒地披散着,脸上戴着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面具,粗看很容易被吓到。
  他衣服穿得随意,领口敞着,下面精致的锁骨和白皙光滑的皮肤就这么露着,和脸上可怖的面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  濯丽泽一愣,莫名从他身上感觉到一种似曾相识的气息。
  只是还没等她细细回忆,那个人就开口打断了她的思绪:“呀……就是这里吗。”
  他的嗓音也很奇特,偏中性的音色,略有点沙哑。
  濯丽泽蹙着的眉头松开了一些,如果她之前认识这个人的话,一定会记得这个声音。现在自己却全无印象,应该只是熟悉的错觉。
  “水棠,这位是我此次遇到的恩人。”元修文终于开口了。
  “叫我小非就好。”明明隔着一层面具,却让人感觉到那人应该是笑了。
  这名字一听就是随便编的,不过堕魔的修士不愿暴露自己身份也正常。濯丽泽觉得牙酸,又打量了会儿元修文,却见他神色自如,微勾着嘴角,眼神清明,不像是犯病。
  应该是没有被骗……吧?
  “水棠,我先回去了,劳烦你给他安排一下住处。”元修文似乎还有什么事要做,些许着急的样子,“小非,你先跟着她走。”
  这个名字再次让濯丽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她才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  “等等,元大人,你方才说他是你的恩人?”
  “抱歉,水棠,这点不能细说。”元修文好脾气地笑。
  “那你此次出去所寻找的容器……”
  元修文已经大步走远了。
  小非静静地看着濯丽泽,身上散发出来的魔气浓到让人无法忽视的地步。
  “这位……,你随我来吧。”濯丽泽终究还是叫不出口他的名字,脸色古怪道。
  小非站着,脸上一张鬼面具显得尤为煞人:“这里就是隐为宗啊……”
  元修文进了一片黑暗的房间,身后的门缓缓合上,整个房间一丝光亮也没有。
  他脸上的表情慢慢褪去,呼吸急促起来,瘫倒在地上,束好的黑发散开,挡住他大半部分的视线。
  元修文抓着头发,伏在地上不停地喘息着,没有血色的嘴唇开开合合,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。
  他癫狂了好一会儿,忽然像是某根弦断了一样,又渐渐平复下来,枕着自己的衣裳卧倒在地,两眼静静地平视前方。
  不知过了多久,门外传来指节轻轻叩击的声音。
  “什么事?”他平静开口。
  “小……非要见你。”濯丽泽说那个名字的时候差点咬了舌头,“元大人,要放他进来吗?”
  “让他进来。”
  濯丽泽虽然不满,但还是微微侧过身。
  小非端着蜡烛进来了,烛光微弱,照得他脸上的面具更是恐怖,他不在意房间昏暗,看到角落里狼狈的元修文也无甚反应。
  身后的门合上了。
  “呵呵,我也可以叫您元大人么?”
  “怎样都好。你终于来了……我刚刚,好像又……”
  “没事的。”小非蹲下,手虚虚放在他额上,“闭上眼睛,慢慢地回忆你们之间的往事,她马上就会再次出现……”
  元修文听言闭上双眼,长睫不停地颤抖着,脸上因为期待和畏惧显得格外苍白。
  小非掌心亮起微弱的红光,整个人周身浓浓的魔气瞬间就淡薄了许多,对方身上的魔气也源源不断地朝他这边涌过来。
  黑暗的房间内只有呼吸的声音,他的手开始发颤,直到那点光彻底湮入对方额间。
  元修文像睡着了一样安静的卧在地上,脸被发丝遮得严实,周围的魔气少了大半。
  小非起身,刚走两步就狠狠踉跄了一下。他手上的烛台也是一抖,本就摇曳不定的火光“扑哧”一下便熄灭了。
  他扶着墙,慢慢地把身体倚在上面,一双绛紫的眼瞳在黑暗中闪烁着。
  全身的灵力都被抽干了,虽然又用魔气补上了,可自己的身体却难以承受这样的消耗。他感觉到唇下似乎湿了一点,伸手去擦,发现沾了满手粘腻的血。
  “难怪被叫做禁术……呵呵。”他自嘲地笑。
  “不过,于我倒是不亏。”小非拨开自己脸旁的发,丝毫不在意手上的血,“到底是有多蠢,才会沉浸在这种幻境里面呢。”
  他想起刚见到元修文的时候,对方失魂落魄,仿佛行尸走肉一般的样子,立即就让他想起一个人。
  不过两个人还是有很大差别的,至今他自己也不太懂为什么无缘无故就把他和那个人联系起来了。
  元修文虽然修为高深莫测,头脑却像是被什么冲击过了,魔气外露。自己那时稍微施了点小技俩,让他看见了想看的东西,他居然没过多久就恢复了清明。
  可惜只是看起来清明,脑子还是混的,自己一说能让他以后天天入幻境,就主动把路带到隐为宗来了。
  他到底在幻境中看到了什么呢?
  法阵的光芒渐渐消失,一只绣着暗纹的玄色靴子忽然踩在地上,紧接着是另一只。
  入目尽是暗沉的一片,晏从云蹙眉:“好重的魔气……”
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